中国社会科学网:亚洲能源开发与合作:第六届国际能源经济学会(IAEE)亚洲大会在武汉举行 张中祥教授作主旨报告

时间:2018-11-25

2018年11月25日 10: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黄亚楠      

  会议现场 主办方供图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黄亚楠)近日,国际能源经济学会主办,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经济管理学院承办的第六届国际能源经济学会(IAEE)亚洲大会在武汉召开。芬兰阿尔托大学商学院Timo Kuosmanen教授,天津大学马寅初经济学院院长、“千人计划”卓越教授,国家能源、环境和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张中祥教授和日本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兼首席执行官Masakazu Toyoda应邀在开幕大会上做主旨报告,闭幕大会主旨发言由张中祥教授主持。与会专家学者围绕“亚洲能源开发与合作”这一主题展开了深入研讨。 

  天津大学马寅初经济学院院长、“千人计划”卓越教授,国家能源、环境和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张中祥教授

  在题为“全球与亚洲能源市场治理机制”(Global and Asian Governance Mechanisms in the Energy Market)的报告中,张中祥从能源治理的目标和挑战、市场规则的重要性、高低油价对世界的影响、能源合作的演变、全球能源机构和治理体系等方面展开。张中祥首先提出能源治理面临4A+S挑战,即资源是否可获得(Available),是否用得到(Accessible),是否价格可接受、用得起(Affordable),考虑到环境问题,是否满足环境要求、是否可以接受(Acceptability)和是否安全(Safety),以确保关键能源设施免遭网络攻击(cyber assault)。张中祥认为,市场规则是全球能源治理的基石,尊重市场规则至关重要。

  同时,张中祥也提醒,在能源安全的讨论中,有高估石油中断可能性和对能源贸易稳定持悲观看法的趋势。有证据表明,以市场为基础的能源合同是持久的,并且超越意识形态的差异、战争和出于政治动机的行为,足以对能源安全供应提供有力保障。例如,在商业合同下,苏联天然气出口到西欧几乎不受阻碍,即使在冷战时期也是如此。但是,如果不遵循市场规律,“兄弟”之间也会有冲突。2005年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天然气纠纷就明确地反映了这一点,尽管事实上,后者是苏联加盟共和国,当时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但由于在出售给乌克兰的天然气支付方面产生了分歧,俄罗斯试图停止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当时,俄罗斯供应给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为每1000立方米50美元,而其天然气出口到西欧的价格将近是这个数字的5倍之多。显然,这起纠纷的根本是政治原因,因为此天然气供应没有建立在商业合同之上,而是一个政治交易。因此,一方因另一方政治条件不断变化而不遵守交易就不足为奇了。

  张中祥分析,长期来看,地缘因素和重商主义不能单独解释全球石油市场的波动。任何通过政策人为哄抬或压低油价都不可持续,高油价对世界有影响,低油价对世界的影响更甚,引起的不确定性和社会动荡更值得关注。中国70%的石油依靠进口,希望国际油价维持在低位。但与此同时,张中祥认为,油价下跌并维持低迷,不仅中东和南美国家面临很多问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是资源丰富的国家,油价过低会导致这些国家无力从中国购买更多产品和服务,并使得其还款困难,影响投资成本的收回。而且,历史事实一再表明,经济快速发展的时候,各国“日子”都好过,贸易问题不那么突出;如果油价长期低迷,各国“日子”都紧巴巴时,贸易保护主义就容易抬头,贸易争端也就增多。因此,全球石油市场本身就是全球能源治理议题。某种意义上,通过全球能源治理纠正市场失灵不仅有可能而且也有必要。

  在全球能源机构和治理体系方面,张中祥重点讨论了《能源宪章条约》和G20。《能源宪章条约》主要涉及投资保护、能源贸易和运输保护、能源效率及争端解决等四部分。2006年时任美国国会唯一建立与资助的公共外交智库东西方中心资深研究员时,张中祥在研究东北亚电网互联互通时就撰文提议建立“东北亚能源宪章条约”。现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在沿线国家有大量的能源投资,张中祥建议中国应加快加入《能源宪章条约》,该条约作为国际能源领域唯一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多边条约,对推动和保护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能源领域的贸易、投资和运输活动具有重要意义。

  张中祥谈到,在G20框架下,能源安全要去政治化,要共同尊重市场规则,要增强JODI数据库的质量和时效,增加所包括的能源品种,要重点向清洁能源投资,协调石油战略储备机制等等。张中祥建议,在G20框架下可设立类似于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机构,以便更有效地协调各成员在能源治理方面的努力,并监督其执行情况。

  就亚洲能源治理,张中祥认为,与周边能源消费大国进行实质性合作,是应对不断攀升的石油和天然气进口需求的有效方式。对中国、韩国和日本这些能源需求巨大、进口较多的国家而言,在能源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气方面,能否形成区域合作储备机制是稳定市场价格的关键。由于单个国家单独建造石油储备设施成本非常高,也并不合算,在国家物理距离并不远的情况下,张中祥建议可以考虑建立合作储备机制。形成合作储备机制是各个能源进口大国的现实需求,同时构建合作储备机制会使成本相比独立建设低,也可避免独立储备充油相互竞争抬高油价。

  除此之外,张中祥还建议中国、韩国和日本等国家也可考虑共建东亚天然气交易中心。目前,东亚在石油和天然气上没有定价权。这就是东北亚国家在石油和天然气进口方面需要支付亚洲溢价、花费巨资的原因。“通过合作,中国、韩国和日本能在天然气定价权方面产生影响。在东京或上海共建东亚天然气交易中心、产生一个基准价格,这对东亚、亚洲乃至环太平洋区域的消费者都有益。”张中祥如是说。

  张中祥认为,东亚天然气交易中心模式,在出资方、管理机构和所在地方面可借鉴欧洲中央银行或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模式,即最大出资方(或最高管理者)与交易中心所在地分离,这是打破目前东京和上海两地相互竞争、互不相让局面,通向共建东亚天然气市场重要可行的路径。

  国际能源经济学学会在20世纪70年代能源危机背景下于1977年成立,是一个世界性的非营利组织,总部设于美国,该学会的会刊为The Energy Journal(《能源期刊》), 4000名会员遍布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在27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IAEE每年举办一次国际年会,同时举办区域性国际学术会议,其中亚洲会议自2007年11月在台北首次举办,到目前共举办了六届。

  据了解,作为主旨演讲嘉宾,张中祥教授之前曾在2006年6月于德国波茨坦召开的第29届国际能源经济学学会国际大会、2008年6月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的第31届国际能源经济学学会国际大会、2012年6月于澳大利亚珀斯召开的第35届国际能源经济学学会国际大会以及2007年11月在台北召开的第一届国际能源经济学学会亚洲大会、2014年9月在北京召开的第四届国际能源经济学学会亚洲大会上,先后5次应邀做大会主旨报告。本次会议共收到来自32个国家和地区的202篇投稿论文,安排了开幕和闭幕两场大会报告、四场平行大会报告和30场分会场报告。来自20多个国家的240余位能源领域的研究人员、国际组织、政府及行业代表和研究生围绕能源与经济增长、国际油气市场、能源金融、能源投资、能源与环境、碳排放定价、电力市场改革、智能电网、能源技术进步、新能源、非常规能源发展、能源模型、能源与行为经济学、能源安全等理论和热点问题进行了交流讨论。

报道来源:http://www.cssn.cn/jjx_lljjx_1/lljjx_xsdt/201811/t20181125_4780961.html

报道网站:中国社会科学网